风雨沧桑的老北京火车站
 文章来源: 默认部门 浏览次数:    时间:2019年08月07日

北京市档案馆 8月3日

北京站是全国人民?#38469;质?#24713;的火车站,可谓家喻户晓、妇孺皆知。但不少人对北京站还只是一知半解,其中就包括弄不清哪个是老北京站,哪个是新北京站。有的?#35766;缃?#22320;处城东建国门内北京站?#20898;?#26087;称方巾?#38126;?#21335;侧的北京站,?#20826;?#26159;老北京站,原因是它于1959年国庆节前建成开通的,?#20004;褚延?#21322;个多?#20848;?#20102;。而?#30416;?#20110;城?#40142;?#20110;?#40092;兰?0年代建?#26705;两褚延?0多年历史的北京西站,称为新北京站。这样的划分显然是不妥的,因为北京站和北京西站从来就是两个互不相干的火车站,?#25381;?#20256;承关?#25285;?#19981;存?#35867;?#32769;之?#24103;?#37027;么老北京站?#35840;?#37324;呢?它?#39534;?#21069;门(正阳门是其正称)的东侧,?#22766;?#21069;门火车站。自新北京站建成后,即被废弃改?#39753;?#29992;,先是作为北京内燃机务段段?#32602;?#21518;又变成北京铁路?#24535;?#38582;属的北京铁路工人俱乐部,今则成为北京铁路博物馆所?#35800;亍?
老北京站历史?#20973;茫?#20854;建设可追溯?#36797;鲜兰?#21021;。这要从京奉铁路建设的百年历?#32321;?#36801;?#28783;稹?
京奉铁路源自1880年修建的唐(?#21073;?#32997;(各庄)铁路,全长仅9.67公里。1887?#36751;?#22312;京津方?#34511;?#24310;至阎庄,称唐阎铁路。同年延至芦台,称唐芦铁路。1888年延至天津,称唐津铁路,长130公里。1897?#36751;?#21448;延至右安门?#39284;?#23478;堡。而此前?#24310;?894?#36751;诹?#19968;方?#34511;?#24310;?#36797;胶?#20851;。这时,因筹议?#26377;?#20851;外铁路,遂改称关内外铁路,并将关内外铁路局设于天津。

1900?#36751;?#20843;国联军攻占北京,慈禧太后挟?#24209;鞯?#35199;逃。?#25991;??#25314;?#33521;军为适应战时军?#35829;?#35201;和平时加强对北京控制,乘机将关内外铁路自京郊马家堡展筑至?#34013;?#38376;,又强行将?#34013;?#38376;东侧?#20052;桨?#24320;,把铁路经崇文门修至前门。是年11?#25314;?#22987;建正阳门东站,为关内外铁路北京方向终点。在前门建站是因为这里靠近东交?#35043;?#20351;馆区。站东凿?#27973;?#38376;,?#22766;扑?#20851;,为通东交?#35043;?#20351;馆区之道。是年12月10日,正阳门东站开通?#25822;?#21271;京市档案馆馆藏?#36172;?#26704;日记》?#31363;兀骸骯庑?#20108;十八?#36751;?#23681;?#31283;?#23493;,余年四十六岁。九月初一日(农历),赴天津银钱总厂开工。卯初?#31313;?#36784;初至前门车站,?#32431;?#24320;行。铁宝?#38469;汤筛?#26085;本看操,同乘火车。?#40553;袢纭?#27901;村繁太?#23569;?#26469;。巳正到津,袁制军率司道来迎龙亭跪圣安。?#36125;硕?#35805;大意是:1902?#36751;?6岁的那桐,于10月2日(公历)5时(卯初)许?#40491;玻?时(辰初)至前门车站乘车,10时(巳正)至天津。?#32433;丝?#35265;,此时前门东站已经开通,从乘车时间3个多小时看,?#20439;?#30340;是北京?#36125;?#22825;津的快车,?#39556;?#36710;速每小时40余公里。
?#24209;?#19977;十一?#36751;?905?#36751;?#20061;月二十四日,该站发生?#40644;鹎?#26397;辅国公载泽?#21364;?#33251;出?#32578;?#23519;?#40835;?#26696;。?#36766;?#24535;士吴越化装混?#33002;?#38752;站台的专列,引爆炸弹,当场?#30807;觯?#20247;大臣及随行人员受伤,?#24405;?#36720;动全国,?#38080;倭饲?#29579;朝的灭亡。

京师警察厅档案记?#35311;?916年5月18日,因?#19995;频?#32780;被软禁的?#32511;?#28814;,化装出?#27185;?#22312;前门车站登车时,被跟踪的警察抓获,?#21286;?#36719;禁在东四钱粮胡同,直到袁世凯去世后,方被?#22836;拧?924年12月31?#38556;挛?时30?#37073;?#23385;中山?#20439;?#30340;列车由天津?#25191;?#21271;京,10万民众到站欢迎。北京临时?#20945;?#24220;全体阁员吴?#24209;隆⒘纸?#31456;、王九龄、叶恭绰、龚?#24700;俊⒗钏?#28009;、章士钊、杨庶堪?#26696;鞑?#38498;长官,警?#28800;志?#38271;,警卫总司令,?#39751;?#20891;民两长驻京代表,国民一、二、三军驻京办?#29575;?#20840;体?#20454;?#21508;大学校长,各团体代表均到车站迎?#39049;?#23385;中?#30342;谌?#20247;的热烈欢迎下乘汽车前往北京?#27807;辍?#36825;是孙中山?#35852;?#27425;来京,两个月后,积劳成疾的孙先生病逝于铁狮子胡同行辕。
1929年5月26日,停放?#35794;?#20113;寺的孙中山遗体,经前门站由专列运?#21868;?#20140;?#33485;帷?#27492;次奉安南京,仅前门站的规模声势,即属空前绝后。据《顺天?#21271;ā繁?#36947;:
“灵榇于下午2时30分抵前门站,站外?#38051;?#28789;?#38126;?#22791;有特制的移灵安全车,该车构造极精,左右箱板及上盖均可卸下。 ?#28173;纸?#21435;后,灵榇移至车上。 ?#20174;?#19977;迎榇专员,?#22885;?#28248;、孙?#39057;?#25968;人挽入车站,直入灵车。

专列编组14?#33606;?/span> ?#35869;涣纠?#34255;车,?#35801;?#36742;行李车,?#35852;?#36742;发电车,?#35858;?#36742;头等卧车,?#35862;?#36742;大厨房车,?#35833;?#36742;杠夫坐车,?#35844;?#36742;拱?#32769;?#20853;连车,?#35790;?#36742;头等客厅车,?#35824;?#36742;为灵榇车,?#35857;?#36742;泰山号包车,孙夫人及孙科夫妇姊?#36152;?#27492;车,?#35857;涣?#22836;等餐车,?#35857;?#20108;辆特等客厅车,迎榇专员办公用,?#35857;?#19977;、十四辆均为头等卧车,重要随员乘车。
38师送榇步队?#25381;?#25972;队在站候送。 车?#19995;?#23450;钟点于5时开行。 轮机甫动,军乐大?#40142;?#36865;车群众,脱?#26412;?#31435;,呈肃?#21348;?#20937;之色。 与此手造民国惟一伟人之遗蜕作最后之诀别。 大?#28172;?#25918;礼?#20898;?#20849;202响,碧云?#32533;?#28789;时放101响,前门站灵车开行时鸣101响。 迎榇各车离平前后的卫护规模更为宏大,从?#34900;?时至下午7时,10小时中,前后?#26420;?组列车从前门站开出: 一为中?#33000;?#27966;之迎榇宣传列车,早9时开。 二为前导车由车务处吴?#40539;?#29575;?#27428;?2时开。 三为1号护卫铁甲车,12时45分开。 四为护灵车,14时45分开。 五为?#22870;?#36710;,由53师223团团长?#38058;?#23452;,带兵二连,15时30分开。 六为2号护卫铁甲车,16时15分开。 七为灵车,5时开,孙夫人孙科家属、林吴郑三专员及王?#38831;?#22343;附车行。 八为唐生智部铁甲车70余人,17时45分开。 九为随员来宾车,18时30开。

1949年新中国?#38378;?#21069;夕,毛泽东等中共领导人礼贤下士,多次到前门站迎接前来参?#35825;?#21327;筹备会的宋庆龄、程潜?#21149;?#22269;民主?#32824;俊?/span>
1959年1月20日,作为新中国?#38378;?#21313;周年的?#38181;际?#22823;建筑——新北京站,在老北京站之东约两公里的地方,破土动工;9月15日,新北京站开通?#25822;?#27611;泽东还为新北京站题写站名。?#38142;耍?#32769;北京站完?#38378;俗约?#30340;历史使命。

稿件来源:《北京档案》杂志
作?#25784;?#26472;?#31405;?/span>

龙的财富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