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沧桑的老北京火车站
 文章来源: 默认部门 浏览次数:    时间:2019年08月07日

北京市档案馆 8月3日

北京站是全国人民?#38469;质?#24713;的火车站,可谓家喻户晓、妇孺皆知。但不少人对北京站还只是一知半解,其中就包括弄不清哪个是老北京站,哪个是新北京站。有的?#35766;缃?#22320;处城东建国门内北京站?#20898;?#26087;称方巾?#38126;?#21335;侧的北京站,?#20826;?#26159;老北京站,原因是它于1959年国庆节前建成开通的,?#20004;褚延?#21322;个多?#20848;?#20102;。而?#30416;?#20110;城?#40142;?#20110;?#40092;兰?0年代建?#26705;两褚延?0多年历史的北京西站,称为新北京站。这样的划分显然是不妥的,因为北京站和北京西站从来就是两个互不相干的火车站,?#25381;?#20256;承关?#25285;?#19981;存?#35867;?#32769;之?#24103;?#37027;么老北京站?#35840;?#37324;呢?它?#39534;?#21069;门(正阳门是其正称)的东侧,?#22766;?#21069;门火车站。自新北京站建成后,即被废弃改?#39753;?#29992;,先是作为北京内燃机务段段?#32602;?#21518;又变成北京铁路?#24535;?#38582;属的北京铁路工人俱乐部,今则成为北京铁路博物馆所?#35800;亍?
老北京站历史?#20973;茫?#20854;建设可追溯?#36797;鲜兰?#21021;。这要从京奉铁路建设的百年历?#32321;?#36801;?#28783;稹?
京奉铁路源自1880年修建的唐(?#21073;?#32997;(各庄)铁路,全长仅9.67公里。1887?#36751;?#22312;京津方?#34511;?#24310;至阎庄,称唐阎铁路。同年延至芦台,称唐芦铁路。1888年延至天津,称唐津铁路,长130公里。1897?#36751;?#21448;延至右安门?#39284;?#23478;堡。而此前?#24310;?894?#36751;诹?#19968;方?#34511;?#24310;?#36797;胶?#20851;。这时,因筹议?#26377;?#20851;外铁路,遂改称关内外铁路,并将关内外铁路局设于天津。

1900?#36751;?#20843;国联军攻占北京,慈禧太后挟?#24209;鞯?#35199;逃。?#25991;??#25314;?#33521;军为适应战时军?#35829;?#35201;和平时加强对北京控制,乘机将关内外铁路自京郊马家堡展筑至?#34013;?#38376;,又强行将?#34013;?#38376;东侧?#20052;桨?#24320;,把铁路经崇文门修至前门。是年11?#25314;?#22987;建正阳门东站,为关内外铁路北京方向终点。在前门建站是因为这里靠近东交?#35043;?#20351;馆区。站东凿?#27973;?#38376;,?#22766;扑?#20851;,为通东交?#35043;?#20351;馆区之道。是年12月10日,正阳门东站开通?#25822;?#21271;京市档案馆馆藏?#36172;?#26704;日记》?#31363;兀骸骯庑?#20108;十八?#36751;?#23681;?#31283;?#23493;,余年四十六岁。九月初一日(农历),赴天津银钱总厂开工。卯初?#31313;?#36784;初至前门车站,?#32431;?#24320;行。铁宝?#38469;汤筛?#26085;本看操,同乘火车。?#40553;袢纭?#27901;村繁太?#23569;?#26469;。巳正到津,袁制军率司道来迎龙亭跪圣安。?#36125;硕?#35805;大意是:1902?#36751;?6岁的那桐,于10月2日(公历)5时(卯初)许?#40491;玻?时(辰初)至前门车站乘车,10时(巳正)至天津。?#32433;丝?#35265;,此时前门东站已经开通,从乘车时间3个多小时看,?#20439;?#30340;是北京?#36125;?#22825;津的快车,?#39556;?#36710;速每小时40余公里。
?#24209;?#19977;十一?#36751;?905?#36751;?#20061;月二十四日,该站发生?#40644;鹎?#26397;辅国公载泽?#21364;?#33251;出?#32578;?#23519;?#40835;?#26696;。?#36766;?#24535;士吴越化装混?#33002;?#38752;站台的专列,引爆炸弹,当场?#30807;觯?#20247;大臣及随行人员受伤,?#24405;?#36720;动全国,?#38080;倭饲?#29579;朝的灭亡。

京师警察厅档案记?#35311;?916年5月18日,因?#19995;频?#32780;被软禁的?#32511;?#28814;,化装出?#27185;?#22312;前门车站登车时,被跟踪的警察抓获,?#21286;?#36719;禁在东四钱粮胡同,直到袁世凯去世后,方被?#22836;拧?924年12月31?#38556;挛?时30?#37073;?#23385;中山?#20439;?#30340;列车由天津?#25191;?#21271;京,10万民众到站欢迎。北京临时?#20945;?#24220;全体阁员吴?#24209;隆⒘纸?#31456;、王九龄、叶恭绰、龚?#24700;俊⒗钏?#28009;、章士钊、杨庶堪?#26696;鞑?#38498;长官,警?#28800;志?#38271;,警卫总司令,?#39751;?#20891;民两长驻京代表,国民一、二、三军驻京办?#29575;?#20840;体?#20454;?#21508;大学校长,各团体代表均到车站迎?#39049;?#23385;中?#30342;谌?#20247;的热烈欢迎下乘汽车前往北京?#27807;辍?#36825;是孙中山?#35852;?#27425;来京,两个月后,积劳成疾的孙先生病逝于铁狮子胡同行辕。
1929年5月26日,停放?#35794;?#20113;寺的孙中山遗体,经前门站由专列运?#21868;?#20140;?#33485;帷?#27492;次奉安南京,仅前门站的规模声势,即属空前绝后。据《顺天?#21271;ā繁?#36947;:
“灵榇于下午2时30分抵前门站,站外?#38051;?#28789;?#38126;?#22791;有特制的移灵安全车,该车构造极精,左右箱板及上盖均可卸下。 ?#28173;纸?#21435;后,灵榇移至车上。 ?#20174;?#19977;迎榇专员,?#22885;?#28248;、孙?#39057;?#25968;人挽入车站,直入灵车。

专列编组14?#33606;?/span> ?#35869;涣纠?#34255;车,?#35801;?#36742;行李车,?#35852;?#36742;发电车,?#35858;?#36742;头等卧车,?#35862;?#36742;大厨房车,?#35833;?#36742;杠夫坐车,?#35844;?#36742;拱?#32769;?#20853;连车,?#35790;?#36742;头等客厅车,?#35824;?#36742;为灵榇车,?#35857;?#36742;泰山号包车,孙夫人及孙科夫妇姊?#36152;?#27492;车,?#35857;涣?#22836;等餐车,?#35857;?#20108;辆特等客厅车,迎榇专员办公用,?#35857;?#19977;、十四辆均为头等卧车,重要随员乘车。
38师送榇步队?#25381;?#25972;队在站候送。 车?#19995;?#23450;钟点于5时开行。 轮机甫动,军乐大?#40142;?#36865;车群众,脱?#26412;?#31435;,呈肃?#21348;?#20937;之色。 与此手造民国惟一伟人之遗蜕作最后之诀别。 大?#28172;?#25918;礼?#20898;?#20849;202响,碧云?#32533;?#28789;时放101响,前门站灵车开行时鸣101响。 迎榇各车离平前后的卫护规模更为宏大,从?#34900;?时至下午7时,10小时中,前后?#26420;?组列车从前门站开出: 一为中?#33000;?#27966;之迎榇宣传列车,早9时开。 二为前导车由车务处吴?#40539;?#29575;?#27428;?2时开。 三为1号护卫铁甲车,12时45分开。 四为护灵车,14时45分开。 五为?#22870;?#36710;,由53师223团团长?#38058;?#23452;,带兵二连,15时30分开。 六为2号护卫铁甲车,16时15分开。 七为灵车,5时开,孙夫人孙科家属、林吴郑三专员及王?#38831;?#22343;附车行。 八为唐生智部铁甲车70余人,17时45分开。 九为随员来宾车,18时30开。

1949年新中国?#38378;?#21069;夕,毛泽东等中共领导人礼贤下士,多次到前门站迎接前来参?#35825;?#21327;筹备会的宋庆龄、程潜?#21149;?#22269;民主?#32824;俊?/span>
1959年1月20日,作为新中国?#38378;?#21313;周年的?#38181;际?#22823;建筑——新北京站,在老北京站之东约两公里的地方,破土动工;9月15日,新北京站开通?#25822;?#27611;泽东还为新北京站题写站名。?#38142;耍?#32769;北京站完?#38378;俗约?#30340;历史使命。

稿件来源:《北京档案》杂志
作?#25784;?#26472;?#31405;?/span>

龙的财富投注
2019咋赚钱 重庆快乐十分彩几分钟 体育彩票青海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网球吧百度贴 拼手气红包能赚钱 浙江11选5推荐号 3d走势图规律和看法 星空棋牌下载 腾讯分分彩计划视频 德甲直播 保理公司怎赚钱 贵州十一选五任一走图 波叔一波中特网 湖北荒山能种植什么赚钱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52期 四川成都福彩中心地址
2019咋赚钱 重庆快乐十分彩几分钟 体育彩票青海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网球吧百度贴 拼手气红包能赚钱 浙江11选5推荐号 3d走势图规律和看法 星空棋牌下载 腾讯分分彩计划视频 德甲直播 保理公司怎赚钱 贵州十一选五任一走图 波叔一波中特网 湖北荒山能种植什么赚钱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52期 四川成都福彩中心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