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见证谭卫全抗战八年中的守灵生涯
 文章来源: 默认部门 浏览次数:    时间:2019年07月22日

    

北京市档案馆 7月19日

北京市档案馆藏有一封孙中山之子孙科1945年写给时任北平市市长熊斌的亲?#24066;牛?#20869;容涉及西山碧云寺的孙中山衣冠冢守护者谭卫全在八年抗战中守护孙中山衣冠冢的经过及生活情况。在信中,孙科希望熊斌派人核实谭卫全生活状况,并帮助垫?#38208;?#29983;活?#24310;谩?/p>

“国父衣冠冢留守处职员谭卫全”

孙科信中提及的“国父衣冠冢留守处职员谭卫全?#20445;?#21407;名谭惠全,1873年生于广东香山(今中山),同盟会会员,因武功?#21652;浚?#26366;在卫队里?#28059;?#26415;,并作为卫士一直?#38390;?#23385;中山左?#36965;?#21518;担任孙中山近卫队支队长。

?#28783;?#35885;惠全改名经历,?#27807;么?#23385;中山平定陈?#27982;髋?#20081;?#28783;稹?922年6月,陈?#27982;?#22240;与孙中山在一些问题上意见相左,又?#20323;员?#23385;中山撤职不满,?#35812;?#24635;统府。当时情势危急,在谭惠全和?#33529;?#40857;、马湘、姚观?#22330;⑶鹂?#31561;卫士的护卫下,孙中山脱离?#31449;场?#30001;于谭惠全保护孙中山突围有功,1923年,宋庆龄专门为他?#35889;?#20102;一枚狮钮铜?#26420;≌拢?#24182;用阴文刻?#25319;?#35885;卫全章”派?#24578;?#21040;他手中,表示感激之情。1924年,广州大元帅府举行庆祝中华民国?#38378;?#21313;三周年暨授勋典礼。其中内容之一就是为1922年对平叛陈?#27982;?#26432;贼有功的将士授勋。孙中山发表?#33633;?#21518;,为卫士准备奖章。?#33633;?#21517;单中就用“谭卫全”名?#24103;?#23435;庆龄亲自为在场的二十几名卫?#39063;?#25140;勋?#25314;峡獭?#20013;华民国海陆军大元帅”和“十一年讨贼有功奖章”字样。当年孙中山和宋庆龄居住的位于观音山(今越秀山)的粤秀楼原来的所在地,树立的石碑 “抗逆卫士题名碑记”中“谭惠全?#24065;?#34987;写?#20254;?#35885;卫全”。?#28304;耍?#35885;惠全就有了一个新名?#37073;?#35885;卫全。

此后,谭卫全作为贴身卫士和近卫队支队长,一直护卫着孙中山,包括孙中山应邀经天津北?#24076;?#30452;至孙中山1925年3月病逝于北京东?#32728;?#29422;子胡同。之后,谭卫全又为孙中山西山碧云寺衣冠冢守墓,这一守就是36年,直至1961年去?#28291;?#22675;址位于北京万?#34917;?#22675;,?#36129;?#30001;民革中央原?#39144;?#23624;武先生题写。

谭卫全淡泊名利,在孙中山身边担任卫士或卫士长的,不少人后来都声势显赫,如广东香山(中山)籍华?#26085;呕?#38271;、方日英,广东台山籍青年?#33529;?#40857;、马?#23092;?#37117;被国民政府?#35871;?#23558;级军衔。后来担任孙中山大本营警卫的?#19981;蘸戏?#20154;卫立煌,更是成为一代抗日名将,被?#35871;?#38470;军二级上将。而谭卫全先生却只为孙中山衣冠冢守护一生。

奉安大典和总理陵园管理委员会

1925年3月12日孙中山去世后,3月19日,灵?#39535;话?#25918;在中?#29261;?#22253;(即今中山公园)社稷坛前殿。根据孙中山遗嘱:“吾死之后,可葬于?#36758;?#23665;麓,因南京为临时政府所在地,所以不忘辛亥?#38185;?#20063;。”国民政府?#38589;?#19977;件事。一是4月2日孙中山大殡,将其灵柩和生前遗?#38214;?#33267;西山碧云寺内暂?#21462;?#21516;日,北京西?#20960;?#22242;体在中法大学西山学院举行追悼孙中山先生大会。中法大学还专门?#35889;?#20102;《孙中山先生暂厝西山纪念册?#32602;?#29616;藏北京市档案馆。纪念册毛笔书写、木质封皮,内有辛亥?#38185;?#20803;?#20384;钍?#26366;、校董事会?#39144;?#22312;追悼会?#38386;?#35762;的《孙中山先生纪念碑》和?#20843;?#20013;山先生追悼会西?#20960;?#22242;体名?#24636;钡龋窃?#20102;此?#21351;?#21405;西山学院之石塔并于暂厝之地立孙中山先生纪念碑的经过。二是暂厝之后,4月4日,孙中山先生葬事筹备委员会?#38378;ⅲ?#24352;静江、于右任、邵力子、宋子文、?#32043;?#29081;等12人为筹备委员。筹委会?#38378;?#21518;,一方面在南京着手建立中山陵园,一方面在北京着?#20013;?#31569;孙中山奉?#28799;创?#36947;,以顺利将孙中山遗体移葬南京。由于西山碧云寺经西直门之前门车站道路不平,失修之处很多,为防灵榇颠簸,北平特别市政府修整西?#21152;创?#36947;,北平市工务局1928年12月?#24811;?#31609;办,至2月28日竣工。北京档案馆馆藏档案完整?#31363;?#20102;这?#28065;?#25972;经过,还包括竣工后至5月底奉安大典前这段时间,?#32510;巫龊?#36814;?#21019;?#36947;保护等内容。三是举行奉安大典。北京市档案馆馆藏有孙中山灵榇送殡安排档案一组,包括《恭移总理灵榇送殡行?#20889;涡颉贰?#24635;理灵榇?#38044;扑?#27553;行列图式》和《总理灵榇恭移经过北平特别市政府?#24223;?#22270;》?#40843;?#35814;细?#31363;?#20102;孙中山灵榇从北平移往南京中山陵每一行?#20852;?#27553;者的身?#33640;?#20808;后?#28065;颍?#23545;送殡?#28216;?#25152;经?#33539;谓?#34892;?#35772;?#32454;标注。1929年5月28日,孙中山灵?#20174;?#19987;列?#35828;帜?#20140;,停于国民党中央党部礼?#35881;?#32463;过公?#39304;?#23553;?#20303;?#31227;灵等一?#30423;?#20202;式,6月1日,奉安大典结束。

奉安大典后,孙中上先生葬事筹备委员会就没有必要?#32486;?#19979;去。1929年7月1日,国民政府?#27257;?#24635;理陵园管理委员会,葬事筹备委员会的一切?#23402;钜平?#24635;理陵园管理委员会办?#24636;?/p>

但孙中山生前的衣?#38049;纫盼锶粤?#22312;西山碧云寺,?#38378;?#23385;中山衣冠冢。原先守灵的大部分人离开了碧云寺,只有谭卫全等?#34949;?#19979;来,?#38378;?#24635;理陵园管委会国父衣冠冢留守处职员。这些人的工?#35270;?#24635;理陵园管理委员会拨发。谭卫全更是在衣冠冢?#27975;?#30340;水泉院安了?#25671;?/p>

“颇具忠实 困?#21995;?#24751;”

1937年7月7日发生卢?#30331;攀卤洌痪?#21271;平?#20647;荩?#25239;日战争全面爆发。蒋介石国民政府?#21592;?#24179;失去控?#39047;?#21147;,按期拨发给国父衣冠冢留守处的钱款全部停止。没有了经济来源,谭卫全?#28909;?#21482;?#33551;允称?#21147;,其困境不?#26432;?#20813;。但谭卫全衷心不改,与家人一起默默坚守,终于盼到了1945年8月15日的日本投降。

从孙科的这封信中,我们可以了解到:日本投降后,9月16日,谭卫全向时任总理陵园管理委员会主任的孙科报?#23210;?#21271;平?#20647;?#20843;年来在?#26473;?#29615;境中管理国父衣冠冢的经过以及?#38504;?#30340;生活状况。孙科接函后,深感谭卫全一家守灵之不?#31069;?#21363;信中所?#26723;摹白掷?#34892;间颇具忠实,困?#21995;?#24751;?#20445;?#20419;使他向刚刚担任北平特别市市长的熊斌(?#32456;苊鳎?#20889;了这封信,?#23351;?#35885;卫全现状,请熊斌派人员前往碧云寺查?#40142;?#24182;酌情按月垫?#38208;?#29983;活?#24310;茫?#19968;俟通汇,当?#38378;?#22996;会如数拨还”。

那么作为北平特别市市长的熊斌将这事办没办呢?首先,?#20945;?#36825;封信的要求,孙科希望熊斌“将办理情?#38382;?#22797;为?#20254;保?#36825;封信写于1945年10月22日,也就是熊斌?#25112;?#20219;北平特别市市长?#30186;?#30340;时间(即信中所?#26723;摹奥男乱?#22987;,至念贤劳?#20445;?#20316;为一件公函,熊斌若办了的话,应该有相关资料存档,但是北京市档案馆只发现这一封信,却没有发现相关办理经过的材料。再就是,据谭卫全的幼子、1938年出生的北京中山书画?#32523;?#20107;、中央画院院士谭志泉回忆,小时候他家中一贫?#32550;矗?#26080;米无粮,五六个孩子常常饿?#24357;蹦郑?#38500;了院子里那眼?#23551;?#28165;澈、?#19995;?#19981;断的清泉可以尽情享用外,再无进食的东西。谭惠全?#22351;?#22312;山上开垦一小块荒地,?#20013;?#29577;?#20303;?#34092;?#39034;?#39269;,始终没离开碧云寺?#27689;剑送饩涂?#35885;志泉的母亲苏潮宽缝缝补补挣点辛苦钱。一直熬到1949年新中国?#38378;ⅲ?#35885;卫全?#20808;吮话?#25490;在北京市园林部?#27572;ぷ鳎?#26377;了固定收入,全?#20063;?#33073;离?#19997;?#38590;的日子。1956年11月12日,在孙中山诞辰90周年时,周恩来总理还特地来到碧云寺和孙中山衣冠冢,问及谭卫全?#20808;?#20043;前的生活情况,包括“恩?#35881;?#38382;题,并因此还专门为他按月加发了工资,直至?#20808;?#21435;?#39304;?/p>

作者:冯?#25745;?/p>

龙的财富投注